• <q id="lfrfpf"></q><dt id="lfrfpf"></dt><option id="lfrfpf"></optio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dl id="422zu5"></dl><ins id="422zu5"></ins><abbr id="422zu5"></abbr><style id="422zu5"></styl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q id="zaa076"></q><thead id="zaa076"></thead><dfn id="zaa076"></dfn><span id="zaa076"></span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thead id="5fh690"></thead><tfoot id="5fh690"></tfoot><q id="5fh690"></q><address id="5fh690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嬰知識網-新媽媽育兒知識網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冊 網站地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嬰知識網> 産品展示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億客隆|老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020年01月27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登錄-Sign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導讀:▓億客隆▓{官方網址:a5805.com}爲您提供高品質、高賠率的娛樂遊戲及所有線上投注的優惠.我們致力于提供全球客戶最有價值的遊戲體驗、各項優惠服務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時間匆匆,歲月匆匆,一轉眼億客隆已不再是孩童的模樣,青澀幼稚的臉龐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成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離開家鄉已經有一段時間了,是什麽時候離開的呢?有多久了?大概不記得了吧。待我再次回到家鄉時,本已忘卻的記憶好似潮水般湧入腦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坐著長途大巴回到家鄉,家鄉已不再是瓦礫屋,看不見磚頭房了,看不見那屋頂小小的煙囪了,看見的是用水泥蓋的房子,裝飾建築的瓷磚在太陽的照射下閃耀著,些許是因爲太陽光太猛,反射能力太強,讓我總感覺到眼睛陣陣刺痛呢。咦?門前的大黃狗呢?清楚地記得那大黃狗是我童年的夥伴,大黃狗不見了,也許是偷偷躲起來逗我玩的吧,也許是相中隔壁那張大姐家的狗一同“私奔”去了吧,或許是……遭遇不幸了呢……誰知道呢,誰又敢保證不是呢!心裏終究還不是滋味,畢竟不在了呢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喲,這不是曼子嗎?”說這話的正是我嫂子,曼子是我兒時的化名。只見嫂子身穿一潮流名牌裙子,踏著足足有十公分的高跟鞋,樂呵呵地扭動著她那水桶腰向我走來。臉上失去了昔日的素顔,用那含有化學成分的化妝品“包裝”著自己的臉,厚厚的粉底將那富有青春活力的臉蛋掩蓋了,皮膚白得嚇人,眼線也是又重又深。總而言之,就像是表演京劇的人,以往我看京劇的時候都未曾有過這種厭惡,反倒現在我居然厭惡這種感覺,讓我有一種想避而遠之的沖動。“好久沒回來了吧,怎麽樣,變化大吧?”嫂子親切地拉著我的手問東問西,我並非有意裝高冷,實在是嫂子身上那濃濃的古龍水香讓我窒息。我只好簡單地作答。雖然嫂子沒多說我什麽,但我看見了她眼裏的不屑,大概以爲我變得冷漠無情了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到後院,昔日的嬉鬧聲消失了,只有那髒兮兮的足球可憐地在沙地上躺著。“二虎子,阿牛,出來,姐姐給你們帶來好吃的了。”我拉開嗓子喊著,可遲遲不見他們的蹤影。忽然,我聽到了幾句不中聽的話,那是髒話,仔細一聽是他們的聲音。我順著聲源找去,在黑漆漆的房間裏,隱約看到了一些光,打開燈一看,那兩位正興致勃勃地戴著耳機打遊戲呢,直到發現燈被打開了才轉移視線看向門口的我。本以爲他們會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,誰知道竟丟來一句:“回來了啊。”接著又把視線轉移到屏幕上了,完全不理會我。敢情我這是熱臉貼冷屁嗎?其實也怪不了他們,要怪就怪電腦遊戲的魅力比我大。可惜了,他們的童年都耗費在這高科技上了,現在的孩子有幾個玩過捉迷藏,丟手絹,跳皮筋的?要是問他們玩過電腦遊戲嗎,他們肯定都會點頭的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到大榕樹下,看見爺爺背靠著椅子,手裏拿著扇子輕輕地煽動著,我悄悄地坐在爺爺身邊,生怕會打擾到爺爺這份清靜。“曼子啊,很久沒回來了吧。”爺爺側過臉來問我。“對不起爺爺,沒能回來看您。”我伸手拿過爺爺的扇子,輕輕地幫爺爺煽風。“沒事,你長大了,時間都安排地妥妥當當,怎麽會有那麽多空余時間陪我這老頭子呢。爺爺終究是要走的,不必犧牲時間在我這裏。”爺爺擡起頭仰望星空,看似對我說又好似對自己說。我不爭氣得眼紅了,打心底的對不住爺爺。自從奶奶走後,就更少有時間會家鄉了,爺爺該是有多寂寞孤獨啊。我就這樣沉默著,不停歇地搖著扇子,爺爺也沒再多說什麽,只是一直看著天空,說不定在想遠方的奶奶呢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吃過午飯到了要走的時間了,嫂子不知何時又換了件時髦的衣服,臉上的妝更濃了呢。爺爺拄著拐杖堆起笑臉看著我,二虎子和阿牛這兩個調皮的小鬼頭知道姐姐走了也不來送別,我心裏暗自嘲諷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裏終究是放不下爺爺,父母也想過接爺爺到縣城裏住,但爺爺總是推辭說家鄉比較熟悉,也許是不想留下奶奶一個人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們送我到村口便回去了,看著爺爺拄著拐杖,在嫂子的攙扶下挪動著,那步伐讓我覺得心裏很沉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搭上長途車回家,看著窗外熟悉又陌生的村莊,心裏不知愁滋味,說不出來是高興還是心累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著時間的推移,若幹年後回到家鄉,又會給我什麽樣的感覺呢?恐怕又會增添陌生感了吧。到那時,大黃狗還會回來嗎?爺爺會依舊在大榕樹下扇著扇子嗎?嫂子會依然這麽時髦打扮嗎?二虎子和阿牛會在後院踢足球嬉鬧嗎?亦或者是還在沉迷于遊戲中?誰知道呢,未來變化莫測,我們有何嘗知道呢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秋節那一天,王生一個人坐在工地上抽悶煙,擡著頭與天對視著。而老天爺似乎也被他熏得難受,皺起的眉毛未曾舒展過,一直陰沉著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生本名王大誠,‘王生’這名是去年年底才在他做工的工地上傳開的。當他向同組的工人說起自己的兒子期終考試得了全校第一時,其他人先是一驚,後來大家便開始笑著叫他‘王生’。他沉默著,偶爾也笑一下,只是他頭上提前鑽出的白發抹去了應有的燦爛。別人的笑語中,有羨慕、有不屑、有嫉妒,但卻不知是否有人爲他感到高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中秋節前一天,工頭問大家:“明天是想繼續工作領雙倍工資,還是放假休息一天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生毫不猶豫地沖出來說道“工作!”但隨即便被一浪高過一浪的“放假”聲淹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後放假了,不說工頭,就是其他工人也不在乎這一天的錢。可不是嘛,不能爲了工作而放棄這難得的體會生活美好滋味的機會,不是每個人都像王生一樣‘愛錢如命’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宿舍,王生只覺腦子裏在嗡嗡作響,他腦子裏一直閃現著一個場景:他對著工頭和其他人吼道,億客隆兒子馬上要交750元補課費,家裏老爺子和那頭老黃牛都病倒了,老子不工作拿什麽養家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他並沒有這樣做,爲了養家糊口,他做的妥協何止一次。同樣是打工仔,家裏的經濟狀況卻並不相同,而王生家5口人全靠他一人打工掙錢養活。同工地的人只知道他摳得洗發水都不願買,想的也只是他兒子憑什麽考第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生雖然知道別人常議論他,工頭故意把重活累活交給他,但一想到兒子學習那才辛苦,一切便變得可以接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話雖如此,每次想到明年六月不能陪在兒子身邊陪他走過高考,王生的鼻子就是一酸。爲此,他甯可自己節省著點,也要讓老婆在兒子每月放假回家時給他買些魚肉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生坐在工地的紅磚上,想到老爺子和黃牛的病,抽得更急了,似乎想把吐出的煙再吸回來。吸完了盒裏最後一支煙,他再也坐不住了,回宿舍帶著不久前工頭發的四千多元錢踏上了歸家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秋節後的第二天,王生回到家中時,他老婆正坐在正屋的一條小凳上宰豬草,王生的歸來讓他又驚又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這份喜悅很快便消散在風中,當王生找不到身上那四千多元錢時,他氣得直往自己臉上賞了兩個耳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越是著急,越是會出亂子,王生就這樣稀裏糊塗地丟掉了兩月的血汗。他抑著心痛,來到家後的牛棚,看著那頭病怏怏的老黃牛,那老牛也望著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生知道,黃牛活不久了,村裏唯一的獸醫說了,想讓它再活兩年,得花不少錢治,村裏誰遇到這種事都會選擇把牛宰了得些收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生突然感覺自己也是一頭牛,幹著最累的活,吃著最粗陋的食物,指不定哪天病了也拿不出更多的錢來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爺子的病也只是靠藥緩和著,家裏人知道,要根治那得拉下不少賬,那樣王生自己的兒子就再無錢讀書了,那會毀了一生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生退出了牛棚,不知不覺間走到了後山坡上,站在坡上,他分明地看見遠處的山巒吞噬著夕陽的殘輝。他想到了村裏人常說的話:學習好有什麽用,大學生也還有回鄉捏泥巴的呢。他感到有些怅惘,但他卻也有著自己的執著,他不能讓兒子走自己的老路,哪怕如夕陽般散盡自己的余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王生並不知道,在縣裏某所高中的陽台上,有個高高的男孩也正倚著欄杆目送夕陽的歸去。男孩明白家裏的艱難,但他在同學面前的笑容卻依舊是那樣燦爛,他在苦境中的樂觀也許便是王生由牛變成人的曦光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青春也許就如此吧,連接著無盡的情結,但擁有它便擁有著創造值得期待的明天的力量,帶著無盡的希望托起一頭散盡光亮的老牛。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鍵詞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聲明:本站原創/投稿文章由來自于網絡作者,轉載務必注明來源;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,不代表母嬰知識網立場,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;如有侵權、違規,可直接反饋本站,我們將會作刪除處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3 2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