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"c3x5n2"></ins><tbody id="c3x5n2"></tbody><small id="c3x5n2"></small><q id="c3x5n2"></q><thead id="c3x5n2"></thead>
              <tr id="55wjn5"><option id="55wjn5"><optgroup id="55wjn5"></optgroup><i id="55wjn5"></i><code id="55wjn5"></code><address id="55wjn5"></address></option><blockquote id="55wjn5"><q id="55wjn5"></q><div id="55wjn5"></div><font id="55wjn5"></font></blockquote><dir id="55wjn5"><del id="55wjn5"></del><center id="55wjn5"></center><dir id="55wjn5"></dir><noscript id="55wjn5"></noscript></dir><tbody id="55wjn5"><th id="55wjn5"></th><del id="55wjn5"></del><small id="55wjn5"></small><optgroup id="55wjn5"></optgroup></tbody><address id="55wjn5"><select id="55wjn5"></select><sup id="55wjn5"></sup><blockquote id="55wjn5"></blockquote><div id="55wjn5"></div></address></tr><sup id="55wjn5"><table id="55wjn5"><label id="55wjn5"></label><dd id="55wjn5"></dd><dd id="55wjn5"></dd><div id="55wjn5"></div></table></sup><div id="55wjn5"><ins id="55wjn5"><button id="55wjn5"></button></ins><dt id="55wjn5"><noframes id="55wjn5">
  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55wjn5"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noframes id="x65sfm"><sup id="x65sfm"></sup><noscript id="x65sfm"></noscrip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select id="x65sfm"></select><abbr id="x65sfm"></abbr><strike id="x65sfm"></strike><kbd id="x65sfm"></kbd><li id="x65sfm"></li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母嬰知識網-新媽媽育兒知識網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注冊 網站地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母嬰知識網> 聯系我們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專家預測彙總_聽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2020年01月27日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産品展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導讀:專家預測彙總是由愛彩官方獨家推出的彩票,官網【a5805.com】將爲您帶來專家預測彙總開獎、專家預測彙總技巧,精彩盡在專家預測彙總體驗中心,深受廣大彩民關注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專家預測彙總有書屋,我叫它聽雪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少,在心裏,我有一間屋子,是叫聽雪廬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雪,關鍵是在這個“聽”字。一下子就揪心了就動人了就安甯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,不是用眼睛,那還太直接。太直接的東西,就少了委婉的意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是聽,用耳朵,是用了心。用心的東西,就婀婀娜娜,就枝枝蔓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況,聽的是雪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吧,聽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人在屋子裏,聽到雪細細地下著。有時大,有時小。能聽到嗎?能。安靜地聽,它有一種空靈而清澈的寂寞之聲。悄悄的,不驚擾,卻也驚擾。不驚擾的是時間,驚擾的是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坐在車裏,或獨坐街上的長椅上。如果還是夜晚。可是聽得更清,仿佛一片片帶著情懷的話,落在懷中,落在心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你的知已麽?是你的又一個靈魂麽?從天上飄下來,一路帶著寒香,來和你聽雪,超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雪,聽它的孤寂與自賞。聽雪,聽它的曼妙與空靈。聽雪,也聽它的一意孤行。有孤色的寡情,有明豔的冷麗。帶著些許的誘惑——你若一個人聽,可聽出天地大喜悅,也可聽出獨自蒼茫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人張岱,寫下《湖心亭看雪》,你看:“崇祯五年十二月,余住西湖。大雪三日,湖中人鳥聲俱絕,是日更定矣,余拿一小舟,擁毳衣爐火,獨往湖心亭看雪。霧淞沆砀,天與雲、與山、與水,上下一白。湖上影子,惟長堤一痕,湖心亭一點,與余舟一芥,舟中人兩三粒而已。”西湖之上,他在小船上,在風煙俱淨的湖中,聽那雪撲簌簌地下。上下都白了,他聽雪,雪也在聽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中國古代文人畫,多是聽雪意境的長卷書。似乎只有雪可以散發出這種絕豔的寂寞。雨太沖動,風太粗暴,霧太迷離。只有雪,只有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起來仿佛寂然無聲,然而天地大靜。兩人對座,或僅一人,在深山,在古寺。桌上有棋,有茶,窗是開著的的,雪落在外面的松枝上……因爲紙泛了黃,就更有了黃昏時一個人聽雪的孤豔時光。想走都走不掉了……人掉進舊時光裏,心漸漸就安靜下來了,也就老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魯迅寫《雪》,“江南的雪,可是滋潤美豔之至了;那是還在隱約著的青春的消息,是極壯健的處子的皮膚。雪野中有血紅的寶珠山茶,白中隱青的單瓣梅花,深黃的磬口的蠟梅花;雪下面還有冷綠的雜草……”多驚豔的用法,他用了美豔二字給雪。用了處子的皮膚,用了冷雪來襯……像先生的人,也是冷而綠。底色就是這層冷雪。他一個人住在冷屋的時候想必也是聽過雪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斷橋殘雪是西湖八景中最豔凝的一個。有一年去西湖,恰巧遇到下一場快雪。西湖還未結冰,雪落到橋上,有輕微的疼痛似的,很快就化掉了。在斷橋上發著呆,想著那個愛情傳說,眉宇間都凝固成了雪的樣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雪,最好是一個人聽。兩個都嫌多了,因爲有了人氣。到底這是一件沒有人氣的事情。只要一個人,安靜下來,天地大美,雪安靜地下,心裏只有雪,只有雪飄下來的聲音——連天地都成了陪襯。這種天地清明的空寂呀,是山河歲月裏最豔寂的刹那。想突然間死了也就算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值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雪,是聽漁樵閑話,是聽空寂的那一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聽雪,也是聽心,聽自己和自己的一場金戈鐵馬的戰爭。忽然就歸于了寂寂。把心聽出一朵蓮花來。是一場與雪的私情,你知,雪知,天地都不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底相親了。有一種安靜的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連枝枝蔓蔓都沒有了,像與自己的戀人有了靈魂的交纏,勝似肌膚之親。但也是肌膚之親——如若雪落到身上,有一種涼涼的疼纏繞,又有一種清涼的甜意。說不出了,大美讓人窒息,想逃。太好的太隆重的情意,無力承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古人放了一杯清茶在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分擔這窒息的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擔這看似閑情實則逼仄的刹那——你聽,你聽。這雪飄得急,像一場稍微迷亂的愛情,就是不顧不管了。以一種奮不顧身和焚心似火的精神翩然而來。真的,真的。哪一種窒息的美是有准備的呢?我愛這沒有准備的刹那。來吧。來吧。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世間的美意原有定數。這聽雪的刹那,心裏定會開出一朵清幽蓮花。也寂寞,也淡薄,也黯然。但多數時候,它驚喜了一顆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下大亂,不絕于耳的是雪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這雪聲,人的心,可以飄起來。和那雪一起,姿意飛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說,歸人已遠去,相思相扶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淺岸迷蒙的霧氣,穿過幽暗的弄堂,你的面色如同光暈,淡淡的在那道幽深的長廊裏。呼吸。止息。你安靜的如同一棵栀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熄了,是那夜暗褐色的天光。猶忘不記,是那岸隔夜的星火。——題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追溯,追溯那年刹那的光陰,我看著時光的暗流,洶湧磅礴,你我相視而望,猶如隔岸遠望,空氣中的燥塵,安靜的滑落,牆角邊的栀子,過了夜就要凋謝,你的容顔,坐落在光陰的大潮中,時起時落,我看著那些迷蒙的霧氣,你的面龐,猶如天山的雪蓮,融化了我這些年心中的寒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風漸隕,幹涸的陽光,溢滿了你的瞳孔,溫暖肆意而又淩亂,過了夜,下了些雨水,昨夜那些鹹澀的味道,漸漸的飄舞于昏沉的頭腦,八月未央,我對你的思念,猶如角落裏一道暗褐色的光芒,劃過天際,直上雲霄,原來那不過是一抹殘念,我即將忘記你,你即將隕落在我的回憶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說,人海茫茫,我們不會再相遇,你說彼岸的天堂,曼陀羅或許綻放的很豔烈,我看著眼角挂著淚水的你,暗暗的神傷,這些年,走過來,走過去,始終走不出曾經的世界,如今你來了,而我卻要離開了,花白的天花板,暗藍色的天際,無限遠的思念,近在眼前的悼念,嘩然而碎的舊時光,那些淩亂而又肆意磅礴的回憶,終將彙成一條河流,漸漸的把你的面龐沖散,又凝聚,最後我終于再也不曾記得你,而你早已歸于天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向左走,向右走,地鐵站台前,我看著茫茫流海,人群裏,卻再也無法逢著一個一樣的你,你說,再見,于是便再也不見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總有一天,會忘記你,我對自己說,我對著那片暗褐色的天空說,那年,你白皙的面容,你幹涸的淚眼,依舊深深的印刻在我的心裏,每次想起你,我都想看一眼天空,這已經成爲了一種習慣,是一種隕落在寒風中的思念。就要接近夜晚了,今晚他們說有流星,我刻意爬到閣樓裏,那片暗淡的星空上,挂著些許光芒,那一年,我也曾記得你那暗淡的瞳孔,你說,那些星光終將充容你幹涸的內心,我說,會的,你笑了笑看著我,那些年,原來那些快樂,竟埋藏了那麽多的憂傷,想起你,想笑,又想哭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著,走著,就散了,回憶就亂了,牽著她的手,卻再也沒有那種溫馨,我猶記得最後看你的那一眼,你無限留戀的呼喊著我的名字,火車如同一股氣流,安靜的消散于漸遠的北方,相聚又相離,這個世界總是充滿了悲傷與快樂,我看著暗野,荒草蔓延,那些年,我對你的情緣,如同荒草一般,蔓延生長,後來這片荒原,著了一把火,後來所有的情緣,都已塵埃落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花白色的天花板,暗藍色的天際,我想重複這些字眼,只不過是那片最後的畫面,我看著屋頂滑落的陽光,靜靜的流淌在我的針織衫上,那些暗褐色的條紋,如同一片片影迹,肆意的淩亂,舞動,感受到了溫暖,心中卻盈滿了一片寒雪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的,雪落了,落了一大片,視野中到處都是雪,雪絨線的帽子,那些白色,那些藏藍色,如同一股荒流,開始在心裏面橫亘,你說最喜歡的就是雪花,我聽著街角寒歌的嗚咽,那些年,我曾爲你演唱一首冬之曲,而你白皙的面容,躺在我紅褐色的心房裏,安靜的索求著溫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夏天,走到秋天,直至八月未央,直至十月暗金色的流歲,從秋天,又走到了冬天,直至雪化寒顔的十一月,那些雪絨線充斥的歲月,漸漸的在我的心裏倒戈,或許我還曾幻想跟你跳支舞曲,只不過歲月已遠,光陰已散,你我雖曾相遇,卻再也不曾相識,來年,花會開好的,來年,那片暗藍色的天空,會變成一片淡金色,我在天空的正央,唱首歌,你是否還會像當年,快樂的隨著我的歌聲起舞?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漸漸的,風散了,那些飄蕩的歲月,猶如一片暗塵,安靜的隕落了,空氣中躁動的氣息,漸現的安甯,而我終還是沒有忘記你,猶如那一夜淡藍色的晴空,上面飄蕩著一片星海,如同你的面容,在專家預測彙總的心裏,閃耀,發著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鍵詞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聲明:本站原創/投稿文章由來自于網絡作者,轉載務必注明來源;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,不代表母嬰知識網立場,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;如有侵權、違規,可直接反饋本站,我們將會作刪除處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1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3 2001